遲開的向日葵1-3031

遅咲きのヒマワリ〜ボクの人生、リニューアル〜(遲開的向日葵),本劇以四國的高知縣四萬十為劇中拍攝地點,劇情主要在描述幾位年輕人在四萬十的人生體悟,有些人為了家鄉而努力,對於四萬十的人口外移想出各種對應政策,有些人被迫回到家鄉對於自己的努力非常沮喪,就在這四萬十的地方的地方題材讓本劇充滿各式各樣多元性的劇情。

第一話:30歳目前。オレの人生やり直せますか?

遲開的向日葵1-3001

主角小平丈太郎自因為自己的工作急將被辭退,因為如此相伴已久的女友看到他這樣的不積極也離去了,在家中也是最被看不起的人物之一,因為學歷低又還是合約人員,常常被親戚看不起。而丈太郎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在網路上發現四萬十有再招志願者,薪水條件好沒有任何多想的情況下就馬上出發來到這未知的鄉下工作。

 遲開的向日葵1-3003

一樣在東京的另一位主角二階堂佳保里,本身家鄉就在四萬十,在東京研究癌症的相關藥物,不過有天院長找他去談去四萬十的醫院就醫的事情喪他很不情願。但也只好接受了

俺を受け入れてくれるところに 行くしかない,俺を受け入れてくれるところに 行くしかない,たどえその先に 何もなかったとしても。
我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我只能去願意接納我的地方,就算那裡一無所有 

劇中的男女主角在東京這地方已經沒辦法立足了,沒有任何能選擇的東西只好去接受去四萬國的地方那人煙稀少的鄉下。我覺得這段口白的字句都非常好,雖然失去了美好的將來的事業,但最後還是保留了最後一條生路飯碗,雖然這地方你不喜歡但你還是必須要來,就算那裡什麼都沒有。

遲開的向日葵1-3011

在第一話中劇情,丈太郎拒絕了隔壁鄰居的晚餐邀請,鄰居卻在家中暴斃死亡,對於這打擊讓丈太郎認清他在這邊的重要性,並不是單存的打雜小弟,是背負了這邊當地人的人是生命安全的工作,不是個隨隨便便的工作。這段在描述這種人不多的鄉下常有的現象,有些孤單老人在家中死了好幾天才被人發現的是常見的現象,對於不同地區的文化也必須接受了,對於這人口外移的鄉下,我們必須怎麼解救。

答案えは簡単に見つかろない何のために生きていろのかどこていきるべきなのかどこに向かって 進めばいいのかこの先には いったいなにかあるのだろう
答案沒有那麼容易找到,我們為何而生活?應該在哪裡生活?面向何方前進才好?在這前方 究竟有些什麼呢?

丈太郎不斷的反省,自己在東京沒有生存之地只好到了四萬十的鄉下,說不定這是他重生人生的道路,不斷的尋找自己的未來在哪裡,而在這未知的將來又會發生什麼事情,真的非常期待。


第二話:オレの人生、花開く瞬間はありますか?

遲開的向日葵1-3019

松本弘樹是在本地醫院的復健師的助手,跟二階堂佳保里是高中時期的同學也是戀人關係,在那時期四萬十的少年棒球是相當有名的,如今這人煙稀少的第方缺少教練,想要請有經驗的弘樹來擔任指導,但是弘樹因為之前和現在的差距太大了,不願承認當時自己有多麼威,以前的他是在全鎮中的發光發熱的英雄,但如今卻是在醫院當復健師助手的角色,差距過大不願提起過去。最後丈太朗利用扇動的方法也激不起弘樹的打棒球的興趣。
遲開的向日葵1-3024

在劇中有位老爺爺因為看了弘樹當年在球場上的那種精神表現讓它從低潮中走了出來,聽到這些事情的弘樹讓它覺得自己對於這城市還是有些貢獻的,不管自己現在如何對於過去的自己也是必須接受。在這之中的推手杖太郎因為老爺爺不去進行復健就請了弘樹來說一下,在老爺爺心中的英雄說出來的話才有說服力。雖然弘樹不再打棒球但他的精神永遠存在。

過去と向き合わなければ,先にわ進めない,未来が見えなければ,進む道が見つからない,今 いつたい 何をやればいいのあろう,先か見えない今。

不面對過去,就無法前進,看不見未來的話,就找不到前進的路,現在到底做什麼好呢?看不到未來的現在。


 

第三話:恋をはじめるのに、理由が必要ですか?

遲開的向日葵1-3026

 幫忙老爺爺去除雜草完之後突然聊到了祭典這個活動,為了要讓四萬十這地方再次的樂鬧起來,也可以讓當地的孩子有個難忘的回憶,於是丈太郎開始規畫這一切的活動。另外丈太郎還跟彩花要了獎勵,如果這次活動成功。我覺得彩花講いいんじない?感覺非常曖昧。

遲開的向日葵1-3028

另外一方面,二階堂並沒有在醫院得志,當初鑽研癌症方面的研究並沒有從事實際的醫生工作,在第三集中因為一次的用藥錯誤讓她受到極大的打擊,受到護士們的歧視對待,讓他感覺非場喘不過氣來,但她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這條路了,當他在颱風天想要放棄的時候不忘了都會想起醫院中的朝笑聲,讓他成為動力繼續前往整救病患,當病人看到醫生到了整個心情都安定了下來不再畏懼。二階堂跟丈太郎的對話總是自然有節奏的談天,每當手機一拿起來:是我是我,另外一方就回:是我是我是誰?這地方非常有趣。

遲開的向日葵1-3030

最後的祭典是很順麗的辦成功,最後彩花的意外之吻讓丈太郎又驚又喜,究竟採花的曖昧感覺是到底為了什麼,而在第一集中跟弘樹在床上接吻到底是怎樣?不是男女朋友這樣的舉動也很奇怪,劇中作梗我們一起看下去。

 

とことなく分かつていた,目の前に頑張ることがあれば,先の見えない不安から,目をそらせることを。

我隱隱約約的明白,只要眼前有奮鬥的事情,就能從看不到未來的不安,暫時移轉視線,

只要有目標就不會有不安的感覺,像劇中的二階堂醫生,因為自己不能再次研究癌症對於醫療這一塊感到非常的不安心,但只要在醫療上繼續奮鬥下去一定會有成果這些不安就會去除了。

自分が望む場所にいられるとは限ろない,でも 誰だってその場所で頑張つでいる,誰かに認めてもらいたくて,誰かい必要とされくて,誰かに愛されたくて。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留在自己憧憬的地方,但是每個人都在這眼前這個地方奮鬥,誰都想被肯定,誰都想被須要,誰都想被愛。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